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山涧听松的诗词博客

qiushuibuke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原创---散文----老 家  

2009-11-18 17:12:43|  分类: 原创---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《原创》散文----老  家 - 山涧听松 -
 

原创---散文---- 老家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作者---山涧听松

老  家 - glifz - 秋水的博客:心若在梦就在

   山东莱芜,是我的老家,虽然我不是在那里出生的,也不是在那里长大的,但从记事起,不管在什么地方,听到家乡的口音都感觉是那么的亲切,那么的温暖-------

 我第一次回老家是一九六三年,交通非常不便,从济宁到莱芜两百公里左右的路程,走了三天才到家。那时车也少,中途就得换几次车,一等就是大半天。由于车少,所以人很拥挤,记得那次父亲跟车跑了几十米才上去车。下了车,离我们老家还有几十里的山路,要步行两个多小时才能到家。家里人知道我们要回去,二叔早早的在我们下车的地方等着接我们。因为爷爷去逝的早,父亲又不在家,所以二叔就成了家里的顶梁柱。因为说不准我们下车的准确时间,二叔在那里已经等了我们一个上午。等接到我们已经是吃中午饭的时候了。我们休息了一会,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往家赶。 二叔推着家里的独轮小车,把行李放在车上,我坐在上面,父亲、母亲在后面跟着走。阴历七月份,又是中午头,天气正热,太阳晒的人睁不开眼。山路曲曲弯弯,高低不平,脚下尽是石头,走路一不小心就会绊着。二叔穿着的一件旧汗衫也被汗湿透了,二叔、父亲、母亲三人一路说笑不停,非常开心。我问二叔累不累啊?他说:我太累了,推不动你了,你下来推着我吧!我当真以为二叔不推我了,就说:您学习雷锋就不累了。逗得大家哈哈大笑。可能是雷锋太深入人心了吧。多少年以后,每次见到二叔,为他侄女引以骄傲的还是这句话。二叔与我们最亲,这是我从小形成的观念,到现在也没有变。二叔是二零零一年去逝的,直到今天,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我心里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思念和酸楚。

   老家的人善良、淳朴,勤劳,这也是老区人民的光荣传统。我们家在村子里算是一个大家族,家人很多,不说我爷爷辈的有多少人,父亲辈的亲弟兄就六个。在当时,父亲在老家也算是一个比较有“知名度”的人吧。我们每次回家场面都比较“隆重”,都会在奶奶的屋里聚集很多人,有二爷爷二奶奶,有大爷大娘,有叔叔婶婶,有哥哥嫂子―――等等,还有村里的一些街坊邻居。聚在一起,讲讲家里的事,村里的事,亲戚家谁家发生了什么事。吃饭的时候,在院子里一个一个小桌子接起来,摆上一溜,每家端几个菜过来,凑在一块吃,煞是热闹。虽然家里都穷,但大家还是把自己最好吃的东西拿出来,共同分享。我就一个感觉,这就是家,这就是我的亲人们!

   奶奶自不用说,好东西从来自己舍不得吃,父亲母亲,叔叔婶婶都很孝顺,有好吃的都是留给奶奶吃,可奶奶总是等我父母、叔叔婶婶都不在的时候,把给她的东西偷偷拿出来给我们这些孩子们吃。为这些事,父母和叔叔婶婶没少跟奶奶生了气。家里穷,也没有什么好东西吃,那时候烧饼就算是好的了。有一次,父亲从外面回来,给奶奶买的烧饼,奶奶也没说什么就接过去了。第二天,等父亲不在家的时候,奶奶把烧饼拿出来分给了我们几个小孩子,有我,有妹妹、还有叔叔家的弟弟,妹妹,一个烧饼四个人分,一人一小块。小孩子也不知道烧饼是从那里来的,吃的很得意。正巧,让母亲看见了。母亲很生气,“给您买的您就把他吃了,以后不要这样,不要总惯着小孩子”。奶奶也不理会。奶奶一辈子没有改掉她这个“犟脾气”。我永远忘不了奶奶亲手摊的酸煎饼。老家人家里都支着一个煎饼烙子,盆里和好面让它发酵,吃的时候随时摊,摊出来的煎饼是酸的,奶奶摊的酸煎饼又薄有软,特别好吃。还有奶奶亲手做的小豆腐,奶奶把白菜根洗净、剁碎,在拌上磨碎的豆渣,上锅蒸了。特别好吃。每次回家我都要奶奶给我做小豆腐吃。

   我们的家就在半山腰上,家里人说谁家住的位置,不说在前面或在后面,而是说在上面或在下面。吃水需要走三里多路到上面的岭上去挑。岭上有许多的阮枣树、李子树、山渣树。还有松树,松树下面还长出许多小蘑菇,老家人叫松蛾。水是从山泉中流下来的,山泉的石缝里还有许多小蟹子。有一次,哥哥(我叔叔家的哥哥)去挑水,我跟着去了。当时哥哥十六岁,我比哥哥小一岁,哥哥去接山泉的水,我就去扒石缝中的小蟹子,觉地好奇、好玩。“住在山上多好啊,有山泉,有蟹子,还有阮枣子,比平原好多了”。我对哥哥说。“是啊,那你回老家住吧”,哥哥说。挑着水回家的路上,我对哥哥说:“我挑一会吧”。哥哥不让,可禁不住再三要求,哥哥让我挑了。可挑了没一会,就走不动了。哥哥笑了,他说:“还是我挑吧,这是山路,很吃力的”。在山区吃水都这么困难。我真正体会了老家人是怎么生活的,知道了他们的艰辛,知道了他们是多么的不容易。

   我们家是革命老区,小时候回家,父亲都会领我到山上转转,给我讲讲莱芜战役。说到莱芜战役,我必须简单介绍一下我的父亲,父亲一九四五年参军离开家,他的军队的番号我也记不清,只知道是陈毅、粟裕的部队。父亲参加了包括抗美援朝在内的十次大战役,其中就有莱芜战役。父亲二零零二年已去逝。我对敌人的憎恨,对英雄的崇敬,对共产党的信仰,就是那个时候形成的。父亲的言传身教,确立了我的世界观,人生观。现在莱芜有莱芜战役纪念馆,我还没有机会去看,但我看了莱芜战役的介绍,看了电视上播放的莱芜战役资料片。父亲讲的片中都有,看着电视,我仿佛在和父亲对话,又好象在寻找父亲的身影。想着父亲在弥留之际说的四十八枚榴弹炮。不知道是对革命前辈的崇敬?对革命烈士的缅怀?还是对父亲的思念?也许都是吧。总是让我不能平静,难以释怀。

   老家的山,老家的水,老家的路,老家的酸煎饼,老家的小豆腐,还有老家的独轮小车,以及老家的扁担,老家的一切,都已成了永久的记忆。

   任时光流失,岁月变迁,我心依然。莱芜永远是我的老家,那里有我的祖辈,我的父辈,我的同辈,我的晚辈。有我道不尽的亲情,说不完的故事,有我永远的父老乡亲! 

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29)| 评论(10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