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山涧听松的诗词博客

qiushuibuke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原创---散文-------怀念父亲  

2015-04-10 16:17:42|  分类: 原创---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怀  念  父  亲

作者:山涧听松

《原创》散文-------父亲 - 山涧听松 -

 写一篇怀念父亲的文章,是我一直想做而没有做的事,没写的原因是不知该从哪里写起,父亲的一生经历的太多,我不知道的也太多,恐叙事浮浅。所以,每当提笔,总恨自己才疏学浅、文思杂乱,笔不从心。鉴于对父亲思念渐深,愧疚之心与日渐增,也就顾不得许多了,只能捡拾起记忆中的点滴片段,以解对父亲的思念之苦吧。

父亲一九二五年出生在山东莱芜山区一个贫苦农民家庭里,兄弟姊妹八人,父亲是姊妹中的老大。因家里贫穷,一九四五年父亲参加了八路军,是陈毅、粟裕的部队,一九四八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跟随革命队伍南征北战,不畏艰难,拼命流血。曾参加了孟良崮战役、济南战役、莱芜战役、淮海战役等十余次大战役,荣立了二等功、三等功各一次,一九五一年四月在朝鲜战场上光荣负伤,鉴定为三等甲级伤残。一九五四年转业到地方,先后担任地方粮所、卫生院等领导职务,因身体及其他原因,一九六五年十二月提前退休,一九八三年转为离休,二00二年一月因病去世。

父亲平时很少提及他在战场上的事,因为他认为那是他们那一代人应该做的,没有什么可炫耀的,所以关于他在战场上的事我知道的并不多。记得有一次,我问父亲,你是怎么入的党?他说,算是在战壕里火线入党吧。父亲是这样说的,在一次战役中,战斗已持续了几天,敌人把周边的水井都封锁了,战友们两天都没有喝上一口水了,都快支撑不住了,先后几个战友去打水,结果都牺牲了。“我去”父亲坚定的说,父亲冒着生命危险把水打来了。战友们终于喝上了水,缓解了战友们几天来因饿、渴、累所带来的疲劳,增加了士气和战斗力。所以,组织上批准了他的入党申请,成了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。

在我上小学的时候,父亲是我们学校的课外辅导员,所以,有时也给我们讲他和他的战友们的战斗故事,我记忆犹新的一次,是说在朝鲜战场上,我们的战士不怕牺牲,用自己落后的武器装备抵御美军的飞机大炮,在零下四十度的天气里,在缺医少药的情况下坚持战斗,英勇抗敌,身体冻的没有知觉就用雪使劲搓,渴了饿了就在地上抓一把雪吃一口炒面。在他们班里,有一个小战士才十六岁,没有作战经验和生活常识,因用火取暖,结果被冻僵的手脚都烂掉了,后来被截肢。父亲说,人冻得特别厉害的时候,是不能马上用火烤的,要用雪使劲搓,等血液流动了才能用火烤,这样被冻的地方才不会烂掉。父亲在朝鲜战场上也被冻烂了脚后跟,就是用这个方法后来慢慢又长出了新肉。有一次他身负重伤,被一个朝鲜的阿玛尼给救了,才没被冻死。

父亲从朝鲜回国养伤,腿上的子弹取出来了,却留下一个巴掌大的疤,头上和眼角旁的炮弹皮却无法取出,残留了一生。父亲说,在回国治疗的列车上,伤员们都得了疟疾,很多战友牺牲在了回国的列车上。他当时在迷迷糊糊中,听医生和护理人员说,“这个小李同志死不了,能吃”。可能是上天的眷顾,父亲还真的没被死神带走,挺了过去,活了下来。父亲还说,在后方接受治疗的战友中,也有的因使用了不法商人捐赠的未消毒的不合格药棉,造成伤口溃烂致残的。因为当时我们还小,父亲给我们讲这些的时候,我们只有对这些英雄的敬仰,却不知道为什么还有人捐这样的药棉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《原创》散文-------父亲 - 山涧听松 -
  父亲伤愈后,在山东枣庄荣军学校学习了两年,后专业到了地方,先是在地方粮所担任领导工作。和他一起工作的还有几个都是残废军人。三年困难时期,他们都是枕着刀睡觉的,誓死保卫国家的粮食,不能被盗抢。因为那时我还小,不怎么记事,后来听母亲说过,有一次父亲正在睡觉,母亲推门进屋,就见父亲忽的坐起来,接着飞快的从枕下拔出刀,当时把母亲吓的脸都白了。
       我们守着这么大的粮库,应该说不会缺粮食吃吧,可是现在说出来谁都不信,我们也和外面的老百姓一样没粮吃,父亲是粮所的所长,他不准动粮库的一粒粮食。母亲说,父亲因为吃了不知名的野菜还中毒了,脸肿的老大。有很多人包括很多亲戚们都很难理解父亲为什么这样做。

 一九六三年父亲被调到乡镇卫生院担任院长,我那时就懵懂记事了,父亲是军人出身,也没有多少文化,更没有学过医,可医生救死扶伤的责任却铭刻在心,每有病人入院,他都亲自接待安抚,了解病情,嘘寒问暖,嘱咐医生一定要治好病人的病。一次,有个病人病的比较严重,乡镇医院当时的医疗条件根本就无法医治,急需转县医院治疗,当时医院不像现在,没有救护车,转院都是病人家里自己想办法,可是病人家里也没有办法,怎么办?在这种情况下,父亲就召集院中的医生开会,让医生想办法送病人转院,可医生能有什么办法呢,看着医生的畏难,父亲很生气,说,就是抬,你们也要把病人给我抬过去,没办法,医生只好借了一辆木排车步行把病人拉到了县医院。这样的事经常在医院发生,所以医生们不免对院长产生了意见。时间长了,父亲总觉的自己是个外行,部队的工作作风不大适合管理医院,给医生也不好沟通,工作也不好开展,有时父亲真觉得力不从心,父亲常想,应该让董业务的医务人员来管理医院,来当这个院长。在父亲的再三要求下,组织批准了父亲提前退休。

 《原创》散文-------父亲 - 山涧听松 -

 三年困难时期,国家号召减少城市人口,到农村去,父亲相应国家的号召,一九六二年,我和妹妹、母亲下放到了农村,到了姥姥家所在的村子,父亲退休后也没有再回老家,我们就在姥姥家所在的村子安了家。

父亲待人诚恳,为人正直,在村子里虽是外来户,但村子里的人有事都愿找他商量,谁家有矛盾都愿找他调解。他虽不属于这个村子里的人,却被推选为村支部书记。父亲总是把群众的事放在前面,把孤寡老人放在心里,时常到孤寡老人家里陪他们聊天,生活中的困难想方设法帮他们解决,也总想着怎么让百姓过上好日子。当时听说种植经济作物红麻很高产,他就代领群众到外地去学习取经,回来后和大家一起探讨经验、悉心种植。并获得了喜人的丰收。红麻收割后是生麻杆,必须经过在水中侵泡成熟后才能从红麻杆上扒下来,再经水洗净,晒干,才能使用。这是个很辛苦的活,父亲不顾自己身体的病残,亲自下水捞、扒、洗、晒,每天回家后累的都起不来。母亲看父亲整天累的这样也很心疼,让他在家多休息休息,不要什么事都亲自干。可父亲总说,这是一个共产党员应该做的。不论什么时候,父亲都用共产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,要求母亲。父亲在担任村支部书记期间,率先把全村的耕地实现了大地园林化,为村子今后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几年后,按照国家的政策,我们一家又被转为城市户口,我们姊妹几个陆续参加了工作,父母也随之搬到了城里居住、生活。

《原创》散文-------父亲 - 山涧听松 - 我小时候最爱闹病,四岁时,一场大病险些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,一天早上,母亲叫我起床,叫了几次,看我没有反应,母亲就去拉我,这时母亲就发现我不对劲,全身都软了,连脖子都抬不起来。父母赶紧把我送到了医院,当时被确诊为“婴儿瘫”。为了医治好我的病,父亲不知找了多少医院,给我吃的药也不计其数,可都见效甚微。后来也不知父亲是怎么想到的,走街串巷给我去找猪骨头、羊骨头、那时猪骨头、羊骨头人家都不买。不要钱,父亲就买包烟给人家。父亲把找来的骨头拿回来用锤子砸开,熬成骨头汤给我喝。日复一日,大概一年多的时间,我的病也逐渐好了,还说我喝骨头汤喝的头发都发亮呢。到现在,父亲满脸疲惫弯着腰骑着自行车回家的样子,都经常在我眼前浮现,仿佛刚刚发生一样。父亲后来说,我的病可能就是缺钙造成的。我的病好了几年后,还有很多像我一样病的,家人还打听我父亲,问是怎么把这种病治好的。所以现在每当我想起这些,都觉得对不起父亲,作为儿女并没有对父亲尽到孝心,正所谓“子欲养则亲不待”。

父亲晚年,伤残的身体使他不得不经常住院治疗。最后一次入院是二00一年十一月,父亲的身体已经很虚弱了,人一会清醒一会糊涂,清醒时说母亲是个好人,整天照顾他不容易,太累了。问三妹的工作有没有着落。因三妹在所在的工厂下岗了,所以照顾父亲最多的是三妹。父亲挂牵着三妹,没有工作了,生活一定很困难。说着说着就泪流满面。母亲和三妹总是安慰他,不让他担心,让他放心,说没什么困难,您身体好比什么都强,听到这些话父亲也稍觉安慰。可父亲在糊涂的时候总说着这样的话,“岭上太冷了”、“人太多了”、“首长来看我们啦“、“四十八枚榴弹炮”------,同一病房的人都问我们他在说什么?为什么总说这些?是啊,谁又能知道父亲在说什么呢,谁又知道此时此刻在父亲的心理又经历着什么呢,也许这个时候,父亲又回到了那个战火纷飞的战场上,又看到了和他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们,听到了那隆隆的炮声----也许------。00二年一月二十五日,父亲走完了他七十七年的人生历程,永远的离开了我们。

父亲的一生没有做什么惊天动地的事,是一个普通平凡的人,可在我们子女心里,父亲是伟大的,他一辈子都在为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而骄傲,而为之奋斗,他没留给子女任何物质财富,可他留给子女的精神财富,却让我们取之不尽,受益终生。父亲,如果有来世,我们还做您的儿女,您还做我们的父亲!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2)| 评论(9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